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AI“奇點”時刻已來?人類: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
來源:中國作家網 | 李菁  2023年02月21日11:48
關鍵詞:ChatGPT 人工智能 AI

機器人寫的新聞有一天真的能以假亂真?

前不久杭州當地居民的社交圈瘋傳一條“3月1號起杭州市政府將取消機動車尾號限行政策”的消息。后經調查后發現,這竟然是ChatGPT寫的假新聞,被不明真相的人士截圖轉發后導致了錯誤信息的傳播。

烏龍事件的“始作俑者”ChatGPT自問世之日起即在國內外引發了輿論風暴。與人工智能AlphaGo、小冰不同的是,它是一個自然語言處理(NLP)領域的人工智能,能深入參與到比較深度的人類自然語言體系中。它可以直接應用到多個場景,比如寫出嚴謹性不亞于人類所寫的新聞,具有一定文學性的詩歌、小說等等,甚至還能回答腦筋急轉彎,功能強大到無法想象。

這樣一個能夠不斷深入學習自然語言的大型語言模型的出現對人類社會而言是上帝的福祉還是潘多拉的魔盒?有人持樂觀態度,“網紅”哲學家斯拉沃熱?齊澤克直言“我的學生交給我他們用AI寫的論文,而我用AI給他們打分。這樣我們全都自由了!”也有不少人視ChatGPT為潛在威脅者,認為會導致很多職業消失,而ChatGPT有可能引發的人工智能內容生產傳播風險也讓人憂心忡忡。尤其在人文社科領域,不僅很多人的工作直接“撞上了ChatGPT的槍口”,人工智能的涉足也在極快地改變很多領域的業界生態。ChatGPT的到來是否會導致文化領域兩極分化進而“內卷”?作為文化領域從業者,該如何面對人工智能浪潮的到來?中國作家網記者走訪多位媒體從業者、青年作家和高校文科教授,請他們聊聊 ChatGPT及其帶來的影響。

讓ChatGPT替代人工遠遠沒那么容易

“一個比你優秀、比你便宜、比你快,永遠不會抱怨和找借口,永遠不會鬧情緒的AI,它對平庸人群的沖擊力是比較大的?!?據科幻作家陳楸帆介紹,國外有很多家善于利用AI創作文案的公司,美國有專業生產類型小說的網站,通過創建不同模型進行垂直化寫作,比如生成科幻小說的世界觀設定等。前不久,牛津大學亞洲和中東研究學院Jieun Kiaer教授與ChatGPT合作出版了第一本討論ChatGPT的語言學著作。

肉眼可見的未來,人工智能可以深入許多涉及內容創作的工作中,社會將更青睞富有創造力和想象力的作品,沒有太多創新的作品會被淘汰。但就現階段ChatGPT的科技水平而言,“人工智能替代人類”的預言為時尚早。

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研究員張慧瑜認為,ChatGPT是程序化的思考方式,這點和人類的學習方式很相似。而機器又不像人類受身體的限制,它更適用于被廣泛應用在新聞稿的寫作和文件整理等工作中。在中國作家網記者鄧潔舲看來,chatGPT抬高新聞從業門檻,淘汰只會寫簡訊的“文字搬運工”是未來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它可以一個頂替N個,只要給出準確的關鍵信息就可以快速組織語言,甚至不同的媒體可以訓練自己語言風格的人工智能模型。

也有人認為,新聞傳媒行業不能簡單定義為寫稿。據中國出版傳媒商報記者張中江講,僅就文字報道而言,多數記者目前所作的工作都可以被機器替代,但是對記者的綜合要求中,視頻思維已經很常見了,而ChatGPT對主觀客觀的辨別,還需要很長時間的訓練。

科幻、懸疑、網絡文學等類型文學因其相對固定的程式化套路,也有很大的概率被人工智能模仿和取代。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邵燕君從事網絡文學研究多年,她認為網絡文學類型化小說的確更容易被ChatGPT模仿,大量平庸的作者會被取代。但同時她認為,類型文學可以多個套路進行組合,正因為模式固定,創新部分反而是清晰的,更能讓人一目了然哪些是平庸的創作,哪些是在人們想象力數據庫的集合之上的創作,人和機器的水平高低依然一目了然。只是ChatGPT的創新速度太快了,它會迅速提高平均水平,促使人們不得不進行再度創新。此外,ChatGPT令讀者更容易創作自己喜歡的網絡小說,實現個體從閱讀轉向自主創作,更具有參與性,這是ChatGPT對網絡文學的積極影響。

在傳統的嚴肅文學創作方面更是如此,閱讀ChatGPT仿寫的文學片段后,基本所有受訪者都認為人工智能或許能夠模仿創作,但遠遠達不到人類原創的程度。青年作家梁豪坦言,ChatGPT的文學創作仍停留在相對粗糙的模仿之中,其水準距離專業作家,尤其是優秀的作家,還有相當大的差別,“只要是模仿,在創作層面就可以忽略不計。重視可以,但我們不能什么都當真?!?/p>

“認為機器可以直接寫出和人類創作水平相似的文學作品,我覺得這種想法比較不切實際,” 在陳楸帆看來,文學創作中的“人物塑造”“情感描寫”等都是個人化的不可替代的創作部分,機器所寫的內容是基于統計大數據后生成的模式,有著嚴重的模仿痕跡。在深度學習AI時代,更需要作者充分調動主觀能動性將人工智能提供的材料組織起來,這反而對創造力和想象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有學者提示,ChatGPT的文學創作表現的并不盡如人意的原因主要因為ChatGPT是在英文語境中開發,這導致在其他語言,特別是非歐洲語言中存在局限性?!昂唵蝸碚f,只要是方便計算的,ChatGPT可以處理得很好。不方便計算的,它就不行?!蓖瑵髮W青年教師叢子鈺提到,中文語料庫目前的分詞儲量還遠遠達不到進行情感計算的水平,在北京大學語料庫中,文學語料只有7.3%,合計約8500萬字,也就是說按照平均一本書20萬字來算,只錄入了400本書,這個規模用于文學分析的話實在過于有限。這導致ChatGPT善于處理邏輯性強的內容,比如新聞稿;不太擅長處理邏輯性較弱的,比如有太多修辭和暗示的文學作品。廣州大學“大灣區海上絲路”傳播中心特任研究員吳長青也認為,中國語言中的很多轉義、修辭,特別是表象義,chatgpt未必能夠真正識別出來。

“人類和機器是來回較量的過程”

斯坦福的學者、計算機心理學副教授Michal Kosinski發表相關論文,證明GPT-3之后的AI模型,其同理心能力可能已經和9歲小孩的自我意識差不多。這仿佛越來越印證了美國哲學家、麻省理工學院博士瑞?庫茨維爾曾在《心靈機器時代——當電腦超越人腦》一書中所預測:人工智能將在2029年通過圖靈測試,2045年人類將成為生物和非生物的混合物。ChatGPT正在挑戰很多人對于“智慧”和“人類獨特性”的認知和假設,這已經不僅僅是人工智能的發展速度太快的問題了。人類該如何重新看待與機器人的關系?

陳楸帆將人和機器的關系比作“來回較量的過程”,人工智能在未來更多的是一個工具,如何運用是作家需要考慮的事情。在他看來,人類對“意識”所知甚少。意識不是“0”或“1”的狀態,而是一個連續且廣泛的光譜。很多動物都擁有某種程度的意識,只不過人類是所有生物中意識層級最高、最復雜的。如果以人類作為標準,機器或許永遠都不會擁有人類個體之間交互的關系和體驗、意識、肉體,但它會具有依托數據發展起來的“機器意識”。它在未來所創造出的東西肯定和人類設想的完全不同?!拔疫€挺期待能見識到‘singularity’(奇點)的那一天?!彼f。

邵燕君認為,AI只能在個體的思維模式訓練完成的情況下作為彌補人類短板的工具來使用?!笆紫纫紤]的是它能干什么,比如AI在寫網絡文學綜述時對材料的掌握以及分析的建模方式,人類是否達到?如果做不到,那首先考慮的應當是先好好利用它,讓它成為我們的工具?!钡?,人的創造力無法通過使用AI做到,她以爬臺階為比喻,“如果將爬100節臺階以上的人視作擁有創造力,那么前面99節臺階必須得親自爬上去才能有創造力。如果前99%都用AI來完成,人不可能‘平地一下’飛升到第100節?!比丝梢允褂肁I,但如果無法在此基礎上超越它擁有原創能力,最終只能被社會淘汰。

她提到著名理論家麥克盧漢在《理解媒介》中關于“媒介是人的延伸”的理論,在延伸的過程中,人類原有的器官會被解除。AI延伸的是人的智能,如果直接使用,人類自己的智能就被解除,這將進入一種可怕的狀態。在她看來,尤其是學生在求學的過程中,必須用笨辦法完成思維的訓練,AI只能在個體完成訓練后作為工具使用。

梁豪也持有相同的看法。人類的文學創作與機器最大的不同即人的局限,以及在這種局限中可能出現的一點點脹破。破了,局限的邊界便隨之擴大,此二者讓創作顯得珍貴和不可取代。文學寫作通常是一個人的發明創造,天然帶著巨大的局限性,局限又不認命,時時奮筆疾書、努力碼字,在這個過程中,好作家逐漸形成一種叫個人特色的東西,這是局限帶來的遺產。西西弗斯的石頭一次次滾落,但只要是人在推,就始終存在登頂的可能。如果換成AI,這種攀登便淪為一場無限循環的表演。作品這塊石頭不管來到哪個高度,都因為沾滿汗水而令人感動,它包含著人類的種種寄寓,這是人附著于其上的屬靈性。AI的石頭,永遠只是一塊石頭。他對ChatGPT的心態就像利用搜索引擎一樣,或者出于一種啟發抑或規避,但絕對不會產生依賴,它只是一個工具?!爸劣谏顚用?,沒問題,來者是客,跟Siri偶爾都能相談甚歡,沒理由不歡迎更能嘮的ChatGPT?!?/p>

“當有一天人工智能也能與宇宙交流時,人可以不存在,人本身也可能就是一種生物機器人,生物AI?!鄙賰嚎苹米骷页瑐b從人類的記憶與想象力出發,認為人的記憶和人工智能的記憶不同之處在于,人的記憶存在缺失和錯誤,無法像人工智能那樣百分之百的準確。但恰恰是因為缺失,導致人類用想象力彌補記憶,而人類的想象力本是基于自己的生命情感、觸感、靈感、超感,而產生的大腦微管與宇宙的量子糾纏,在這之上形成的藝術,它應該是獨一無二,無法被取代和模擬的。從理性和感性的結合上,ChatGPT并未超越目前的人類。

叢子鈺設想未來將是人人皆會使用人工智能進行寫作的時代。對于學習知識并輸出內容并且將所知的內容進行輸出來說,ChatGPT已經達到了及格水平。這個及格水平還有必不可少的條件:它只能寫靠邏輯推演,而不是靠文獻和田野調查的論文。ChatGPT適合自然科學,而非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適合定量研究,不適合定性研究。所以,像文學藝術研究這樣注重表達形式、難以量化的研究是很難解決的難題。等到ChatGPT升級完成,會為有創造力的學者和“體力勞動式的腦力勞動者”分別提供更合適的位置,制造更多元的學術環境?!拔矣X得可能在10年后,不會用ChatGPT寫論文的學生就像不會用微信聊天一樣,他們才是少數。對他們來說,我們大概已經與古代人一般不可思議吧?!?/p>

面對ChatGPT 先要破除“人類中心主義”

美籍華裔科幻作家特德?姜在《紐約客》的一篇文章中將ChatGPT比作網上所有文本的模糊圖像。這種將大型語言模型視為“有損文本壓縮算法”的說法多少有些令人泄氣。也有人提出質疑,AI永遠不可能代替人類把方向盤——因為“電車難題”無法解決。

早在2017年,陳楸帆和朋友開始嘗試訓練機器模型進行寫作,最近他和李開復合著的《AI未來進行式》剛剛出版。在他看來,ChatGPT是人類通過工程學的辦法實現的突破,非常具有突破性,但是和從經典的牛頓力學到量子力學的飛躍相比,依然不能同日而語。

對于特德?姜的說法,他認為人類認知外部世界同樣也是一個模糊的圖像,因為人類的感官和大腦會對信息進行選擇和壓縮,比如視覺上的盲點等等,人類處理信息的方式未見得比機器高明多少。人類要對人工智能的發展保持一種開放的心態,通常人類都會高估一個技術的短期影響,卻低估其長期效應,無法進行非線性的思考,這也是人類認知上的某種缺失。在他看來,人工智能無法為人類決定類似“電車難題”的抉擇,這本身是“人類中心主義思想”在作祟。人類在面臨“電車難題”的狀況下,其判斷的依據也受到現代社會的文化、法律、道德、倫理建構,以及當時的心理狀態等一系列影響,這其實跟機器沒有太大的區別。如果站在過于人類中心的立場討論,就無法看到更多的可能性,就像汽車的自動駕駛功能,在技術成熟的時候必然會大幅下降人為交通事故,這也是科技向善的宗旨。

“原來我們是用腿走路,現在我們是騎上滑輪、生出翅膀,這個加速度與最初是不可比擬的。這也是在逼迫我們必須不斷接受、學習,否則會被它淘汰?!鄙垩嗑J為,ChatGPT為人類的生活方式帶來了革命性變化,雖然現在還沒有特別深入的影響,但在將來一定會重塑人類的生活觀、工作觀。它的加速度太快了,以后將人類的文明導向何處誰也無從得知。

張慧瑜更愿意將此次對ChatGPT的討論看作反思文藝創作、現代文明和人的創造性的契機。過于強調只有人類才能創造的作品、擁有的創造力這種想法本身容易讓人們陷入以“自我為中心”的迷思而無法自拔,而這太一廂情愿了。文學是什么?人文主義是什么?早在本雅明提出機械復制時代的藝術的時候,這就已經不是一個新問題了。進而,他又提出新的問題,這些機器為誰所用,它是否真正的改變了人類的社會階層或者社會關系?如果ChatGPT真的導致大量的人口失業,那么討論將不單單是科技問題,而是涉及到社會關系和社會結構的問題,以及背后的文化、政治影響。它目前還不像互聯網一樣重構社會,而是數字社會的一個更新的應用,能夠幫助人類理解現代社會的本質特征及其限定性。對于現代社會來說,人工智能背后深藏的是人和機器的問題,比如“人如何理解這個機器”,或者“人如何和機器能夠相輔相成”,這其實是現代社會的源問題。

吳長青直言,雖然ChatGPT是極具顛覆性的科技產物,自己在做學術研究的時候不會使用。高校教育的特別之處在于不僅自己如何思考,還在于教人如何思考,因此對于神經科學和腦科學產品,他有一種本能的抵抗。他希望自己在做學術研究的時候能夠回到“我手寫我心”的肉身感,而差異化也正源于此,否則無異于流水線上的產品。他認為這不是保守,而是守護人類的一道底線。

“就像嬰兒從會爬到了第一次學會走路一樣,但距離成為一個短跑運動員,還有很長的距離?!眳沧逾曊J為, ChatGPT具有的優勢并非在技術層面,而是具有某種方便大眾消費的特征?!熬拖裾夹切g甚至不是科學,也曾被當作科學看待,這是類似的道理?!?/p>

無論對AI握手言歡還是視作洪水猛獸,不可否認的是,ChatGPT時代已經到來。我們不妨再大開腦洞,或許有一天,ChatGPT寫作如同AI繪畫一樣人機無差別,更甚至可將chatGPT植入大腦,徹底達到人機合一。在未來,寫就這樣一篇文章或許只需幾分鐘,又或許,那將是另一個版本的《美麗新世界》。 

(鄧潔舲、叢子鈺對本文亦有貢獻)

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_99re这里只有精品国产_九九热线精品视频26_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