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虹影作品《月光武士》研討會舉行
來源:深圳新聞網 | 劉良龍    2023年03月31日20:05

近日,由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花城出版社主辦的“重新認識女性寫作——虹影作品《月光武士》研討會”在廣州越秀公園花城文學院舉行。

此次研討會系花城文學院揭牌成立后的系列活動之一,由與虹影合作多年的原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首席編輯林宋瑜主持,花城出版社社長、《花城》雜志主編張懿出席?!痘ǔ恰冯s志原主編朱燕玲,評論家何平、陳培浩、叢治辰、李壯、申霞艷、郭冰茹、白楊、凌逾,雜志主編季亞婭、徐晨亮、黃德海、何同彬,作家朱婧、淡豹等參加研討會。

《月光武士》電影即將上映

多年來,花城和虹影共同成長,緣分頗深。30年前,虹影的短篇小說《岔路上消失的女人》在《花城》雜志1993年第5期刊發。次年,虹影的先鋒實驗之作《康乃馨俱樂部》在《花城》雜志1994年第6期首發,此后,她的組詩選章和中篇小說等作品陸續在《花城》刊發?!对鹿馕涫俊肥呛缬瓣疫`多年的長篇力作,首發于《花城》2021年第3期,由花城出版社于同年7月出版?!对鹿馕涫俊酚靡粋€重慶小家庭為時代縮影,以生動鮮活的重慶飲食男女講述城市故事。據悉,由原著者虹影自編自導的《月光武士》電影即將上映。

此次研討會是對虹影最新長篇小說《月光武士》和多年創作歷程一次集中討論。會上,主持人林宋瑜表示,《月光武士》整個小說所呈現的生命情狀,與廣州春天的氣息相呼應,是非常飽滿、不斷流動變化的生命方式。小說通過真實與虛構的場景與人性解讀,構造出一個強大的精神氣場,生機盎然。更有趣的是,虹影一以貫之且擅長的奇女子敘事和對女性生活與心理狀態的直接表達,卻在《月光武士》中變成了隱蔽的和間接的敘述,這與虹影當下的情感形態和心理認同息息相關。只有回顧虹影的創作歷程,才能明了她當下的言說。

一部展現不同女性形象的“群像式”小說

參與研討會的到場嘉賓踴躍發言,充分肯定了虹影《月光武士》的文學意義。南京師范大學教授、評論家何平談及《月光武士》中對江湖和愛欲的書寫時評論道:“讀《月光武士》時我忽然想到的一句話是‘唯有江湖和愛欲不可辜負’。這部小說雖然從1976年開始敘述,但體現出江湖和愛欲不管在哪個時代里都是蓬勃地存在著?!贝送?,何平也關注到小說采用了“出走—回歸”這一前后結構,他認為某種程度上,作者用這一縫合性結構處理的是成長中的欲望和情感的問題。

《十月》雜志執行主編季亞婭說,《月光武士》中所刻畫的兩性之間的生活呈現,更多的是異性對于另外一個異性的包容和理解,其中的女性角色都有一種了不起的母性在。季亞婭稱之為是年華帶來的變化。

《當代》雜志執行主編徐晨亮認為《月光武士》是一部展現了不同女性形象的群像式小說。相比于其他許多主題先行的女性作品,這本書隱喻著以更寬厚、更從容、更豐富的方式去展開不同的生命形象。

《思南文學選刊》副主編、評論家黃德海將《月光武士》視為一部療愈小說。他認為,小說講述了一個帶著年少心結的少年的生活和成長,書中以各種對重慶日常細節的描摹和小人物的樸素道德選擇療愈了心底解不開的結。

《揚子江文學評論》副主編、評論家何同彬提出,《月光武士》的敘事有一個很大的特點:作為女性作家,虹影從她原來的女性敘事、性別的敘事,包括身體的敘事,轉變到了一種純真年代式的敘事。這種轉變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機會,重新去認識女性寫作到某一階段可能會面臨哪些困境,以及作者面對這些困難的時候會做哪些調整。

將地方的文化傳統與人的日常生活真正結合起來

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叢治辰說道,《月光武士》中對于地理的描述十分打動他,小說敘事的空間以及背后的情感空間特別出色。他還特別提到,這部小說展現了華語女性文學特別可貴的一點:在寫國內往事時沒有居高臨下的腔調,而是表現了對重慶、對往事的眷眷深情。同時,叢教授也對小說中男主人公竇小明對少年之愛執著和眷戀表達了一定的疑問,提出了記憶和情感是否會隨時間生長的問題。

中國作家協會創研部助理研究員、青年評論家李壯從地方性寫作的角度對《月光武士》進行了分析。他說,“今天很多地方性寫作看起來很熱鬧,但其實很多時候只是一種景觀化的書寫,而《月光武士》對于重慶的書寫則將地方的文化傳統與人的日常生活真正結合起來,這正是我們一直在深處呼喚的寫作?!?/p>

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副教授、作家朱婧評價《月光武士》看起來講的是大時代的故事,關涉的依然是作者虹影在意的核心問題:重要的個體生命經驗和需要反復去面對、去解答的生命之問,是反復的拷問中,作者獲得一次又一次去闡釋的可能和脫解的理由。

青年作家淡豹分享了關于《月光武士》歷史觀和寫作技巧的理解。她發現,小說對早期小明母親的小面店和之后改革開放期間的火鍋店的描寫在細致程度上存在差異,這可能表達了作者的一種歷史觀:過去能夠說明白、記清楚,現在是充滿欲望和追憶而說不清楚的。另外,虹影通過創造性地套語使用方式,使得小說在充滿情感能量的同時又能避免表達黏稠滯重,從而得以推進敘述速度,也迅速將讀者帶入到虛構的世界中。

通過人物的精神成長寫出城市的精神品格

暨南大學中文系教授、廣州市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申霞艷認為,這本書可能是虹影的一次“重新的還鄉,是在全球化時代,一個在全球各地生活、奔跑的女性重新眺望自己的故事,回到自己的民族,回到自己原初的地方”。

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郭冰茹認為,《月光武士》既是對性別寫作的突圍,也是對地方性寫作的一種突圍:虹影嘗試用一種超越性別對抗的立場去講述故事,去塑造人物,展現了性別寫作的魅力所在;小說通過人物的精神成長寫出了城市的精神品格,借助人物與城市的互動,把地方性知識的生產與這重慶座城市的發展脈絡、精神品格融合了起來。

暨南大學文學院教授白楊形容《月光武士》是對于女性生存狀態的一種包含著溫情的觀察和書寫,而且這部作品不同于以往作品中的那種“她”視角下的寫作,《月光武士》其實做了一種新的探索,嘗試探討人自身精神那一方面的塑造,這可以幫助女性獲得一種精神史上的成長。

華南師范學校教授凌逾將《月光武士》和虹影的代表作《饑餓的女兒》進行了對比。她認為:“《饑餓的女兒》是帶著憤懣和激情寫就的,敘事節奏迅疾,為自己而寫,是自我修煉之作;而《月光武士》則兼顧了男性和女性的視角,充分理解兩性的生存不易,是降了火氣的書寫,敘事節奏溫情緩慢,如普度眾生,為大家而寫?!?/p>

花城文學院簽約評論家陳培浩教授認為《月光武士》提出了一種對新的性別文化的探討:“竇小明這一男性角色其實有點賈寶玉化,賈寶玉正是我們中國傳統文化通往現代性別文化很重要的橋梁,實際上他身上有很典型的女性崇拜,意味他由文化符號當中的陽剛者的一個位置變成了一個崇拜者,所以這里已經隱含了一種對新的性別文化的訴求?!?/p>

作者虹影重述了這一作品的個人意義。她說,“今天因為聽到大家那么多特別有價值的發言,我也非常感動,從你們所有的發言當中,我第一次這么清楚地知道這一本書對我的意義,好像它是一面鏡子照著我的整個成長環境……我借助竇小明來談那個時代,談那個城市,談那些消亡的靈魂,我認為在這一點上來說,對于我個人的意義或許是有別于其他的感情?!?/p>

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_99re这里只有精品国产_九九热线精品视频26_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