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細節,小說家抗衡ChatGPT的利器?
來源:北京青年報 | 達洛維  2023年03月31日07:52

當文學評論遇上作品本身,我們時常會看到一些奇特的落差、動人的誤解,或者是弦外之音大于題中之義。無論多么經典的小說,在時間的淘洗之下,故事線索都會日漸暗淡,人物關系可能錯亂誤植,文本意圖也將模糊不清。然而,也總有一些無法磨滅的細節,會留存在我們記憶的深處,熠熠閃光。每一個細節,都連接著故事的經絡,猶如一道光,照亮著整個小說。

黃昱寧老師秉持文本細讀的古老手藝,從上百個小說細節出發,在新書《小說的細節》中解讀了20多位經典作家的作品,其中既有簡·奧斯丁、大仲馬、福樓拜、狄更斯這樣的經典作家,也有加繆、菲茨杰拉德、納博科夫、菲利普·羅斯、多麗絲·萊辛、艾麗絲·門羅、石黑一雄、托卡爾丘克、麥克尤恩這樣的現當代文學大家。

不久前,著名作家李敬澤、張悅然、黃昱寧、賈行家等四位老師做客SKP書店,從文本細讀談起,延至如何發現小說作品中閃光的細節,又如何從細節出發撬動經典小說的藝術奧秘,并談及ChatGPT等人工智能環境下小說家的應對。

現代小說家們,給了我們一個新的眼光

賈行家:聽說《小說的細節》這本書最初的名字是《細節是一道光》。

黃昱寧:《小說的細節》原來確實是叫《細節是一道光》。我當時給這本書的序言有一句話:細節是一道光,能照亮文學的密林。它的意思是說:你合上一本很長的小說,隔了一段時間以后,你不一定還記得情節和人物;時間更長一點,你可能確實什么都不記得,但是你可能還會記得里面的一些細節。這個細節就像一道光照亮了整個關于小說的記憶。

李敬澤:細節是一道光,還不是那個猛烈的光,而是一道很幽微的光,在文本的縫隙里照來照去。我們粗粗看過去根本不會有感覺的東西,但是被黃昱寧發現了。原來我們發現這個小說之所以是一個偉大的經典作品,不僅是它有那樣的結構,它講那樣的故事,它達到了那樣的思想深度,而且也是因為其中遍布著復雜的層層疊疊的、在細微處當我們照過去就能夠閃光的那樣的細節,那樣的質地,那樣的微小的結構。

我覺得至少在一個最直接的意義上,這本書教我們如何做一個好的讀者——就是說我們怎么看小說。一部偉大的小說放在這里,《呼嘯山莊》《理智與情感》放在這里,如果我們看來看去就是看了個故事,那可能真的就是屬于豬八戒吃人參果了,沒有真正領會其中豐富的滋味。所以黃昱寧讓我們隨著這本書去做一個學習,做一個好的讀者。書里談到很多作品我都看過,或者多年前看過,讓黃昱寧一分析,我還是覺得這點我沒有想到。那些偉大的小說,它們確實是不斷地有這樣的理想的讀者,一次一次地重新照亮它,讓我們看到那些細微之處,看到層層疊疊的豐富的意義和意味。

第二個問題,這個時代還需要文本細讀嗎?我們是如此地愛讀小說,我們也如此地會讀小說,我們能夠讓我們的光把所有這些細節照亮,那么這是一種什么能力?這僅僅是一種讀小說的能力嗎?我覺得不僅僅是這樣。這些偉大的小說教給我們的絕不是說像一個藝術品那樣,我們看的名堂越來越多、越來越豐富,越來越覺得這個藝術品很了不起。這些偉大的小說,在過去兩百年里,一直是一個認識裝置。我們這些現代人是通過這樣的裝置,在它們的訓練和引導之下去認識自己、去認識我們的世界。也就是說,我們在通過這個裝置訓練過后,也許會用同樣的眼光去看待自己,看待自己的生活,乃至于看待這個世界。

其實在更古典的意義上,很多小說也就是情節,是故事。這固然很重要,但是就像黃昱寧在這本書里讓我們看到的那樣,從奧斯丁開始,到福樓拜,無論是小說也好,世界也好,生活也好,都不再僅僅是情節了,不再是那樣一個緊緊的、有邏輯關系、環環相扣、帶著我們往下走的情節。當然情節很重要,但是這些偉大的小說家們、現代小說家們,還給了我們一種新的眼光。就像我們講的一種細讀式的眼光,一種在細節、在細微的結構上去認識小說,也認識我們自己、認識世界。

脫離了結構談論細節是沒有意義的

黃昱寧:我們其實有各種各樣的尋找小說細節的方式。比如說,悅然看到的細節跟我看到的肯定不太一樣。我選的,主要是那些我覺得有敘事功能的。比方我幾乎就沒有選景物描寫,或者是那種單純像王爾德式的金句——那種一下子話跳出來讓你很容易記住的句子我都沒有選。主要選某種轉折的時刻,比如跟當時的時代關系很大,但是隔了一段時間以后需要解釋你才能進入的那些東西。這個一方面可能是跟我的觀念有關——到了一定的年齡以后,我就更加會注意這些細節在結構當中的作用,而不是說把它脫離開。除了極少數特別著名的段落,比如像《包法利夫人》里的“馬車上的淪落”,其他很多小說,光看一段文字,你可能會覺得它沒有什么很特別的地方,沒有什么特別值得注意的地方。

舉個例子,比方像奧斯丁筆下的“馬和馬車”在她小說《傲慢與偏見》里的作用。小說里,母親為了把女兒盡早地推銷出去,希望她在一個下雨天去隔壁莊園。這樣,那家人就能把她留下來,他們才有機會交往。為此,母親想了好幾個步驟。小說中,那段話非常簡單——我們現在可能無法想象一個靠馬和馬車作為主要交通工具的情景,但當時的讀者是門兒清的,奧斯丁不需要加很多解釋,讀者就能領會。所以,她寫得很簡單。

但對于今天的讀者而言,就需要加一點解釋才能意識到這種關系,才能理解這些人物每個人的反應——母親計算馬過去要多長時間,計算他們家這時候可能是勻不出一輛多余的馬車等等,然后還考慮到英格蘭最著名的天氣——會下雨。這是一個在他們那時才有的條件,又是一個很有敘事功能的細節。這也是為什么在大部分的篇目里,我會有一段所謂知人論事。

文本細讀在文學批評領域已經成為一種大家認為有一點過時的方法?,F在更時髦的是那種談著談著就談到很遠的地方,去用各種主義來分析,到后來你會覺得這是在談這部小說嗎?我覺得全世界的文學批評都有點這種感覺,用很多哲學的、心理學的、社會學的,甚至是一些理科的統計學的方法來對待文本。我還是用一些比較原始的方法。

張悅然:細節的選擇真的是很個人化,但是我覺得我們三個人要舉一個共同的例子的話,那可能是麥克尤恩《甜牙》那樣的小說,我們可能都會在那部小說里面讀到一種特殊的愉悅。當小說結束,你會感覺到一個世界忽然之間調轉的那種愉悅。這是一種作為小說讀者非常非常幸福的時刻。這可能也是黃老師的一個特點,就是她講的這個細節看起來都是段落,因為受制于篇幅只能摘段落,但是其實都是需要放在整體里看的。你要沒有看過這個小說而只是讀這個細節,其實你是不太能明白它好在哪兒的。就比如說《甜牙》,如果你不能夠對整體結構有了解,其實你摘它的段落是沒有意義的。

作家在虛構這件事情上是有不一樣的認識和理解的,因此就需要解讀。比如阿特伍德的《盲刺客》,在敘事上做了非常多的套嵌,那真的是套娃式的小說。當你把它一點一點地解開的時候,那種愉悅是翻倍的。

ChatGPT挑戰了模式化的小說

賈行家:剛才我們私下在聊人工智能的時候,黃老師就低調地炫耀了一把。她說:沒事,替代了我編稿子,我可以去翻譯;替代了我翻譯,我可以去寫小說。各位覺得人工智能軟件在可見的未來里,對我們的文學、閱讀或者寫作是一個什么樣的影響?

李敬澤:你們管它叫什么ChatGPT,我一般都簡稱GPT,有時候說成PPT。我覺得能拯救我們不至于變成在這個ChatGPT面前處于那種智力上相形見絀的自卑感的一個手段,可能就是小說的細節。比如我們可以預期到的ChatGPT編情節的能力,有朝一日一定是勝過我們的。因為情節意味著模式,人工智能處理人類行為的各種模式,這不是太好辦了嗎?它很快就會學會的,學得會越來越復雜,最后輸出最復雜、最精彩的情節和故事。但是像確保小說飽滿豐盈生命的,并不只是情節。說一本小說是有生命的——比如說福樓拜的《包法利夫人》是有生命的,《理智與情感》是有生命的,絕不僅僅是說情節,恰恰是說那個情節就像骨骼一樣,同時它有飽滿的、層層疊疊的、豐富的細節——飽含著個人的發現、個人的建構,并且被其照亮的那個東西。那個東西確實是高度個人化,打著個人創造力的印記。這點,ChatGPT肯定會從已有的文本中學。但是我依然有一點信心,就是說我相信它可能掌握這個能力,它可以說知道愛情應該怎么千回百轉,但是像掌握普魯斯特描寫瑪德萊娜小蛋糕的氣味的能力,對它來講,恐怕很長很長時間內都是很難的。所以在這個意義上,我又不那么悲觀。

有了ChatGPT,相當于你有了一個對手,未來的小說家們必須得思考:我怎么才能夠勝過它一招,怎么才能夠擁有只有人能掌握的能力?甚至從另一個方面,ChatGPT作為一個對立物,反而會引導未來的小說或者未來的藝術的方向。

黃昱寧:其實在《八部半》里,我寫了一個科幻小說,叫《文學病人》。差不多幾年前,我就設想了機器人寫小說、搶小說家飯碗會是什么樣的情況。甚至設想機器人跟真人小說家比賽寫小說,然后像綜藝節目那樣,請人來做評委。評委除了有一些主觀標準,比如說這部小說好不好,還有一些客觀標準,比如測你的心率、腎上激素啊,來量化你被這個小說打動的程度。我開始也只是寫到這里,然后就想我該怎么寫下去。后來我慢慢地發現,我關心的不是機器人來搶人的飯碗,而是人的小說寫得越來越像機器。

其實我們看現在的小說或者說影視,各種各樣的東西也確實越來越模式化,就像很多網絡文學——當然網絡文學中也有很好的東西,但我們還是可以看到大量的作品就像一個模式復制出來的,可能只是換了一個人物。石黑一雄在《克拉拉與太陽》里也表達這種意思,就是說當克拉拉在揣摩人性、拼命追求把自己變成一個人的時候,人卻在想著怎么用機器提升自己的智力。這就是一個很絕妙的諷刺,到最后就是機器人在追求人性化,而人在追求機器化。在這樣一個世界里,我們需要擔心的不是機器人來搶我們的飯碗,而是我們自己是不是已經先變成了機器。

張悅然:ChatGPT是根據很多的語料分析,然后按最多的概率連在一起的。但在好的小說里面,它的連接或者它的轉折都是在更深層面的——這個更深層的連接能不能根據概率、根據大量已經有的經驗推論出來,我覺得還是很難做到的。另外一點,我覺得ChatGPT會造福小說家的。小說家其實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是寫作的準備工作和查資料,或者說做研究的工作。我認為中國作家在這方面的能力是有比較大的欠缺的,那ChatGPT的發展可以幫我們補上這個短板。托卡爾丘克寫《雅各布之書》的時候,就雇了幾個人幫她在圖書館查資料。后來她沒錢了,雇不起了,只能去寫一本賺錢的小說。錢賺到后,再去找人幫她繼續工作。如果有ChatGPT的話,這個工作就非常容易執行下去了。

黃昱寧:最后我想再說一點,小說從它誕生之日起,其實就是給你提供人際關系的一種場域?,F在大家經常說思想實驗之類的,從一個小說家看來,是比較簡單的——在小說的世界里有遠遠比這個規模更大更復雜的思想實驗。比如你要陀思妥耶夫斯基給你做一個思想實驗,他的《卡拉馬佐夫兄弟》難道不就是一個巨大的、復雜的、有各種開放式答案的思想實驗嗎?如果我們覺得思想實驗是一個很時髦的玩意兒,那么我們真的完全可以說,自古以來小說就是在提供這樣的東西。

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_99re这里只有精品国产_九九热线精品视频26_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