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大灣的鄉愁
來源:光明日報 | 盛慧  2023年04月01日12:02

編者按

今時今日,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正開展得如火如荼。

在這同一彎明月朗照的大地上,有哪些共同的文化根脈?有哪些共享的文化習俗?有哪些共有的文化基因?《大灣的鄉愁》一書的作者盛慧,遍訪大灣區五十余個古村落,試圖以自己的腳力和筆力,探索綿亙于這一廣袤地區的共同鄉愁。

我是一個懷舊的人,對老房子,有一種近乎偏執的熱愛?;浉郯拇鬄硡^內那些像珍珠一樣撒落的老房子,讓我迷戀不已。只要一有時間,我就會像貨郎一樣走村串巷,探古尋幽,尋訪那些布滿時間痕跡的古老村落,尋找那些讓我怦然心動的古老房子。

古村靜寂,濃蔭匝地,巷子彎曲,幽深之至。巷子兩邊總是鑲嵌著許多舊式庭院,故舊的門扉,像一本本被風翻舊的書。推門而入,就會邂逅一段往日的時光,一段久遠的故事。輕踏著悠長的麻石路,撫摸著被時光磨損的門環,仿佛走進了時間的迷宮之中,歷史的回響與心靈的空寂撲面而來。

村落與山水交融

人們常說,建筑是文化的載體,文化是建筑的靈魂。我深深地知道,讓我著迷的,并不是建筑本身,而是其中所蘊藏的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文化。那些古老的建筑,就是中國哲學和中國美學的化身。

行走在大灣區的古村落中,我總會不由得感嘆,建筑與自然竟是如此的和諧,人與自然也是如此的和諧。正所謂:“天與我時,地與我所?!苯ㄖ彩怯猩?,只有天、地、人和諧的建筑,才能稱為有生命的建筑。

中國古人認為,萬物負陰而抱陽。因此,大灣區村落的布局,大多坐北向南、背山面水,稱為“后有靠,前有照”。背山可以擋住北方的寒流,而面水可以盡享夏日的南風。

肇慶市高要區回龍鎮的黎槎村是一個迷宮一樣的村子,如果沒有人帶路,探訪者很容易在村子里迷路。村落的歷史十分久遠,可以追溯到南宋時期。當時,村民們為避水患,便將房屋建于山腰?;蛟S是水患甚多,村民又寄望于風水來保佑村莊。站在高處俯瞰,黎槎村呈八卦形,布局精巧,暗藏洛書河圖的玄機。

江門開平的馬降龍村,也是一方不可多得的寶地,村子與山水交融在一起。具體而言,它面朝潭江,背倚百足山。百足山形似一條大蜈蚣,俚語道百足為龍。村民們希望以馬降龍,保一方興旺發達,于是給村子取名“馬降龍”。

在大灣區內,很多古村落前面挖有水塘,這并非巧合。用古人的話說:“塘之蓄水,足以蔭地脈,養真氣”。在水的運用上,綠樹掩映、雞犬相聞的長岐古村堪稱典范。從地圖上看,珠江有一小支流名為九曲河。九曲河流入北江之前,岔開了一條水路流向西江。地處佛山市三水區的長岐古村就在這開岔處臨水而建。九曲河水從南流進、向西流出,含情脈脈、依依不舍,像淺綠色的絲綢擦拭著古老的陶器。河水流經村子的兩口方塘,一口塘中古樹倒影隨風起伏,另一口塘中映日荷花影影綽綽。村后有一座小山,名曰文筆山,海拔不高,但山勢秀美,形似鳳冠。屋子多依山而建,古徑在斜坡上蜿蜒,像一段輕柔舒緩的樂章。沿著布滿青苔的石徑登上文峰山,俯視鱗次櫛比的屋脊和遠處銀光閃閃的水面,頓覺心曠神怡。晨曦透過文筆頂的茂林影影綽綽地射入,落日漸沉九曲河時霞光萬丈。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人們會忘記時間的存在。

天井中,盛滿月光

粵港澳大灣區濱江臨海,河網密布。碧波蕩漾、曲折迂回的河道,給這里的村落增添了無限的詩意與柔情。

在大灣區內,幾乎無榕不成村。榕樹,堪稱南方的嘉木,它具有多重文化意味。首先,榕樹具有象征的意義,對于遷徙的族群來說,落地生根、開枝散葉,是家族中的頭等大事。而榕樹,生命力旺盛,是子孫繁衍、宗族興旺的象征。其次,榕樹是風水樹,從風水的角度來看,植于水口,有鎖氣聚財功能。此外,村口的榕樹下面常常是一塊公共空間,枝繁葉茂的榕樹,遮住了驕陽,撐出一片清涼之境,滿足了村民日常交往的需要。晚餐之后,榕樹下面就會變得熱鬧起來。大人們聚在一起“吹水”,孩子們追逐玩耍。如果說祠堂是與祖先交流的場所,榕樹下則是村民們日常交流的空間。前者嚴肅端莊,后者自由放松。夏日的夜晚,流螢輕舞,蛙鳴陣陣,微風拂面。榕樹之下,有著“一徑水塘清幽,古樹掛月”的曼妙意境。

鑊耳墻,也是大灣區廣府古村落的標志之一。類似官帽的鑊耳墻,有著“獨占鰲頭”的寓意,寄寓著富貴吉祥、豐衣足食的理想。鑊耳墻并不是同樣高的,古人在設計的時候,從南到北依次增高,這樣既可以接納海上清涼的南風,又能擋住寒冷的北風。遠遠望去,墻體的線條堅硬,鑊耳的線條圓潤,兩相結合,有一種剛柔相濟之美。

大灣區內,地勢平坦,南瀕南海,又無高山阻擋,直接承受自南海吹來的季候風。這些季候風會帶來大量的雨水。因此,區內炎熱、潮濕、多雨、多臺風。大灣人用鑊耳墻等獨特的智慧,化解了氣候帶來的缺陷,最大限度地提升了生活的舒適性。

大灣區內的房子之間,往往有冷巷。在整個通風系統中,冷巷被譽為嶺南傳統建筑的精髓。冷巷有兩種,一種是室內連接各房間的通道,此巷道長期不受太陽輻射,空氣流通順暢,生活余熱少,稱為“室內冷巷”。另一種是外墻與周圍墻之間或相鄰兩屋之間狹窄的露天通道,此巷高而窄,受太陽照射的面積小,受曬時間短、溫度較低,稱為“露天冷巷”,也稱“青云巷”,取“平步青云”之意。

天井,是大灣區古民居的另一個重要元素。天井的開口一般較窄,有利于防止“橫風橫雨”入室。它是一個私密的空間,也是一個詩意的空間。冬日的下午,坐在天井中,享受著陽光的沐浴,風被擋在了圍墻之外,甜酒般的陽光照得人昏昏欲睡。夏日的晚上,用井水反復沖洗地面,將暑氣驅散殆盡,一家人坐在天井中,或喝茶,或吃時令生果,月光皎潔,繁星密布,屋外蛙鳴陣陣,空空的瓷杯里蓄滿銀色的月光,有著無盡的詩意。即使是下雨的夜晚,雨水滴在石板上噼啪作響,也有著別樣的意趣。

詩禮百年,宗譜綿長

聚族而居,族必有祠,宗必有譜。這樣的生活方式,在大灣區已經傳承了千年。

《爾雅·釋親》有言:“父之黨為宗族?!痹诖鬄硡^,宗族文化是一個極其重要的現象。香港學者曾撰書指出,“佛山是珠三角宗族的中心。佛山非城非村,其運作深受宗族影響”,而且宗族的運轉模式,也適用于整個大灣區。

宗族的確在佛山歷史上扮演過極其重要的角色,古代佛山的社會治理,主要由宗族來完成。宗族除了負責基層社會治理外,還要代政府收納賦稅和維護治安。

在今天的大灣區,很多地名中都帶有“沙”字,如南沙、沙灣、沙頭等等,這些地方歷史上大多是沙田。翻開歷史書,我們會發現,許多家族正是通過沙田的開墾,成為了顯赫的巨族。

正所謂:“聚則興,散則毀?!鄙程锏膰鷫ㄆD辛異常,光憑個體的力量無法勝任,佛山的先民深知這一點,于是,他們選擇了聚族而居。聚族而居的村落形態,為宗族的組織化提供了有利的生存土壤,也成為佛山祠堂興盛的前提。對于一個宗族來說,安全是頭等要務。從外地遷來的移民,初來乍到難免受人欺凌,為求自保,必須聚族而居,建立集中的建筑群。

在佛山,宗族文化極其深厚,祠堂、族譜、家規、家訓均是其重要的組成部分。

“無祠則無宗,無宗則無祖”,祠堂是維系宗族的根。這個根,不僅僅是指血親意義上的根,更是文化的根、道德的根。拆毀祠堂,是大逆不道的事情,是絕不允許的。如順德碧江蘇氏《金精族譜》開篇的“族例”就指出,“毀拆祠宇,本身及子孫永遠出族”。

“國有史書,邑有縣志,民有家譜?!币槐咀遄V,就像一條河流,記錄著一個家族的來處,描摹著一個家族的血脈。泛黃的紙張上,每一個娟秀的名字,都是一條支流。對于游子來說,行囊中最珍貴的就是族譜。在歲月的長河中,那些失散在外的親人,正是通過族譜,重新回歸家族的懷抱。

族譜記載著家族的歷史,其中往往還記有家訓,這也是一筆重要的精神財富。如果要問大灣人的性格基因來源于何處,這些家訓就是源頭所在。嶺南雖然遠離中原,但是從中原遷居而來的人,不但帶來了先進的耕作方式,更帶來了中原的文化。由于山高水遠,受外界的侵擾甚少,這些文化的基因得以一代代延續下來。

如果將一個家族比作一個人,那么家訓就像血液一樣重要。家訓主要有三大主題,包括“齊家治國之道”“為人處世之道”“讀書治學之道”。在歷史上,佛山有幾本家訓,流傳甚廣。比如,霍韜所撰的《家訓》,龐尚鵬的《龐氏家訓》和冼桂奇的《冼氏家訓》。

一脈源流先世澤,百年詩禮繼先聲。一座座古老的祠堂,一紙紙發黃的族譜,一句句言簡意豐的家訓,都是中華文明種子開出的燦爛繁花。如今,大灣區許多村落都開始翻修祠堂、重修族譜……這是一種信仰的回歸,是對精神家園的重建。秉承家風,凝聚親情,古老的宗族文化正在煥發新的生機。

一座祠堂一段古

參天之樹,必有其根;懷山之水,必有其源。祠堂文化,是大灣區的文化根脈之一。大灣區的先民熱衷于祠堂修建。據張渠成書于乾隆三年的《粵東聞見錄》,“粵多聚族而居,宗祠、祭田家家有之。如大族則祠凡數十所,小姓亦有數所?!?/p>

祠堂不是一般的建筑,而是與祖先對話的場所。

追溯祠堂文化,有一個人物是繞不過去的,他就是霍韜。在許多歷史學家的筆下,他的名字一再被提起。他是廣府文化的重要締造者之一,對全國宗祠文化的發展有著推動作用。

在霍韜的故里佛山石頭村,至今還保存著一組家廟祠堂群,氣勢宏偉、莊重規整?;繇w不僅是祠堂的倡導者,更是親力親為的設計者。如今廣府廣泛存在的三進式祠堂格局,均出自他的設計。他的《合爨男女異路圖說》可能是最早表達宗族同姓村落格局理念的文獻。在霍韜的設想中,由大門進入,是“中軸線”:“前廳—天井—中堂—天井—寢堂”。而“寢堂”,就是供奉祖先靈位的祠堂。在“中軸線”兩側,對稱分布著同姓族人的居所。

祠堂是一個家族興旺的晴雨表。中國古人認為,祠堂風水的好壞,左右著子孫后代的財富、名望、福祿甚至壽夭等一切家族的盛衰。

廣東人口最多的姓氏是陳氏。廣州的陳家祠是廣東現存祠堂中最富有地方特色的建筑群,由大小十九座單體建筑組成,裝飾精巧、富麗堂皇,幾乎到了不可復制的程度。

番禺沙灣何氏的留耕堂,堂名得自于該祠堂的對聯:“陰德遠從祖宗種,心田留與子孫耕?!闭ㄖ彘_五進,氣勢恢宏,在嶺南的祠堂家廟中十分少見,一磚一瓦仿佛都在訴說何氏家族曾經的輝煌。

香港新界的上水門口村,也有一座華麗的祠堂——廖萬石堂。整座建筑滿布華麗的彩塑、木刻、壁畫及泥塑,讓人嘆為觀止。

古老的祠堂,還寄托著永恒的鄉愁。對族人來說,祠堂如一團燭火,時刻溫暖著心房。于離鄉的游子而言,祠堂更是回家的路標。每一間祠堂門前的幽徑,都像是一條臍帶。子孫們無論走得多遠,也最終會像知返的倦鳥,回來尋根問祖,尋覓最初出發的地方。

一船生絲一船銀

一片片魚塘,縱橫交錯;一畦畦桑樹,青翠欲滴;一船船新絲,在碧綠的河涌里穿梭……這是?;~塘最美好的時光,曾是嶺南水鄉最美麗、最動人的田園詩。

清代順德詩人張錦芳在他的《村居》一詩中曾這樣描繪家鄉的?;~塘:“生理朝來問舊鄉,年華物色共徜徉。熏人市有糟床氣,近水門多繭簇香。桑葉雨馀堆野艇,魚花春晚下橫塘。新絲新谷俱堪念,力作端能補歲荒?!?/p>

在清代的順德,?;~塘頗為興盛。據《珠江三角洲農業志》一書稱,順德、南海、中山、三水、新會、高明、鶴山等地的桑地面積占全省75%,產繭量90%以上。其中,最為集中的是順德。

在對?;~塘追根溯源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個鮮為人知的名字——桑園圍。

桑園圍全長68.85公里,圍內面積133.75平方公里,捍衛良田1500公頃,因有不少桑樹園而得名。它是西、北江干流主要堤圍,分東、西圍,抵御西、北江洪水。

北江和西江浩浩蕩蕩,帶來了上游大量的泥沙,讓這片土地變得異常肥沃。尤其是西江,每年將7000多萬噸蘊含天然有機肥的泥沙帶給珠江三角洲,而這些肥沃的泥土被稱為“西江麩”。當地俗語有云“三年不過灘,豬乸戴耳環”,意思是,只要三年沒有發生洪災,連母豬也能戴上金耳環,土地之肥沃可見一斑。

平日里,江水如綿羊一般溫順。雨季一到,卻像失控的瘋狂野獸,肆意吞噬著良田和房舍,讓民眾流離失所,無家可歸。佛山的先民改造沙田,為免洪水滋擾筑起了堤壩。最初,這些堤壩規模較小,被稱為私基,由于不夠堅固,決堤的事情時常發生,“每遇潦漲,懷山蕩蕩,萬頃無垠”。到了南宋,一項宏大的計劃提出,官府發動甘竹、官山、西樵、九江、沙頭等地人民修筑大堤。史書上這樣記載:“私基以起,逐后村族日眾,聯全組織,擴大圈筑,遂成公基,進而聯防合作之統籌?!?/p>

這是一項漫長的工程,從南宋一直延續到清代。期間,堤防不斷地增高、不斷加固,最終形成了固若金湯的桑園圍。圍內土地肥沃,作物碧蒼壯茂,粒碩量高,一片荒無人煙的灘涂之地,最終成為珠三角地區最大的糧倉,在清代被稱為“粵東糧命最大之區”。

桑園圍建成之后,當地人便因地制宜,在低洼的土地挖塘養魚,并堆土筑基填高地勢種植果樹。到了明代中葉以后,則掀起了一股棄果種桑、廢稻植桑的熱潮。正是桑樹與絲織,曾一度給當地人民帶來了巨大的財富。

在?;~塘的鼎盛時期,順德?;~塘面積超過100萬畝,90%的居民從事桑魚生產,可謂“全民皆?!?。在霍華德所著的《南中國絲業調查報告書》中,筆者發現一個令人咋舌的數字,容奇、桂洲(現合并為容桂)是順德最大的蠶絲貿易城鎮,也是廣東絲業的實際中心,這里有最大的蠶絲市場和80%的蠶繭倉庫。清末,順德縣直接提供的稅捐達200多萬兩,差不多占廣東財政收入的1/10。

2021年1月,桑園圍正式入選2020年度世界灌溉工程遺產,這也是首個以基圍水利為主體的世界灌溉工程遺產。

如今,?;~塘雖然已經成為歷史,卻是不能忘記的輝煌記憶。它記錄了大灣區從農業轉向工業,轉向商業的嬗變過程。它造就了大灣人放眼全球的視野,造就了大灣人海納百川的胸懷,也造就了大灣人應時而變的智慧。它是一筆重要的精神遺產,蘊藏著大灣人的性格基因。

此處安心是吾鄉

一個外鄉人真正融入客居地需要多長時間?在我看來,至少十年。這是一個緩慢而又幸福的過程。在粵港澳大灣區生活了十年以后,我身上發生了奇妙的變化,我開始眷戀這里深厚的歷史沉淀,開始眷戀這里濃濃的人情味,開始眷戀這里的一草一木。

一個春日的黃昏,木棉花開得正艷,我坐在搖晃的公交車里,就著昏暗的光線,打開了一本叫《印象福賢》的書。作者崔國賢用自己的畫筆講述了佛山這座城市的年華。他對這座城市愛得深沉,用了15年的時間,畫出了一幅13米的長卷,記錄了佛山舊影。我不禁深深感嘆:人的一生有多少個15年?用15年的時間,做一次深情的回眸,該是怎樣的一片赤子之心呢?他對這片土地的深情,擊中了我內心最柔軟的角落。

此后,我的內心深處已經完全認同了大灣區的文化。生養我的江南和我定居的嶺南一樣,都成為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車到站了,下車的那一刻,我產生了一種強烈沖動——為粵港澳大灣區那些歷經滄桑的老房子和古文化寫一本書。

念頭開啟后,我開始了漫長的尋訪。背上簡單的行囊,在布滿苔痕的鄉間小路上,在流水與細草之間,尋訪那些漸漸被現代化的腳步所遺忘的古老村落,聆聽那些傳承了一代又一代的故事。這是身體和靈魂的雙重旅行,我用腳步丈量著大灣的歷史,我用心靈觸摸著大灣文化。在這個幸福而溫暖的過程中,我的內心一次次百感交集。

“細雨人歸芳草晚,東風牛藉落花眠?!鼻宕樀略娙死韬喒P下的嶺南鄉村,是那樣的舒緩、恬淡,令人沉醉。如今,走進大灣區的古村落,仍然可以感受到那份亙古不變的古樸。淡藍色的炊煙,聽粵曲的老人,勞作的婦女,玩耍的孩童……行走在悠長的巷弄,仿佛行走在時光的隧道,石板路被磨得光滑,時間流過而又像沒有流過。

在創作這本書的過程中,我先后實地走訪了50多個古村落。我希望通過這本書,對嶺南文化追根溯源,由表及里、以點帶面地深入它的肌理,并以現代的眼光去發現它的當代價值。在書中,我希望能講述嶺南文化萬千氣象之一二,展現嶺南人古樸沉著、大雅容物品質之一二,更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對大灣區內的文化認同與情感融通,盡一些綿薄之力。

粵港澳大灣區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值得我們反復品咂,除了古村落與建筑文化,還有許多優秀的傳統文化,如民俗文化、華僑文化、美食文化、粵劇文化、武術文化,等待有心人來書寫與訴說。

(作者:盛慧,系佛山作家協會副主席,作品散見于《人民文學》《十月》等期刊,著有長篇小說《風叩門環》《白?!返龋?/span>

9精品国产免费观看视频_99re这里只有精品国产_九九热线精品视频26_99re6热这里在线精品视频